我在微信群代购海南版iPhone,第二天人财两空

我在微信群代购海南版iPhone,第二天人财两空

我在微信群代购海南版iPhone,第二天人财两空

海南正在成为购物者的天堂,下一个济州岛。

自7月1日起,海南免税店开始实施购物新政策,游客的免税额度,从原来的每年3万提高至10万元,并且不限制单件商品的额度。

产品的购买种类限制,也从原来的38种,拓宽至45类。很多热门的产品,比如苹果手机等,最便宜的比内地优惠2000多元。

政策开始的首周,海关统计购物总额为4.5亿元,免税6571万元,日均免税939万元。

大量游客蜂拥消费,解放了压抑许久的消费天性,让死气沉沉的奢侈品市场重燃生机。此次政策不仅利好线下奢侈品,还促进了旅游、航空等在疫情期间刀刃边缘的行业。

除了这些游客,沉寂了五个月的海外代购,也在快要入伏的日子,迎来了春天。

在提高限额、免税等优惠刺激下,代购们一时间梦回2000。

非典前后,电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互联网帮助人们打开了世界的大门,满目琳琅的进口货涌入人们的视线。

伴随着国内消费者对海外产品需求的攀升,代购群体呈现直梯式上升。

那时候的代购不用奔波,也没有那么多算计,很多都是在外念大学的留学生。基本运作模式为早上起来邮寄一次货物,等到了晚上下课,还会再寄一次。

因为存在时差,而且当时并没有那么多人参与其中,对于留学生来说,基本每天都有钱赚,小则一两百,多则大几千。当时还流传“留学归来赚的钱,还不如念书的时候多”的玩笑话。

当时很多侨居海外的人都加入代购大军,不会出现卖不出货,或者不断维持客源的情况,当时的亲戚朋友,以及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都是十分捧场的忠实客户。

从09年到10年,海外代购市场规模增长240%,当时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排队,预购,打点其他。

但好景不长,从2010年9月开始,海关针对个人出入境物品的应征税进行调整,征税税点额度起点从500调到50,公告更是指出邮运进出口的商业性邮件,要按照货物规定办理手续。

这对于“人肉代购”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随着国内游客越来越多,侨居与留学的学生越来越多,很多奢侈品都出台了相应的购买政策来保护市场。LV当时一本护照三个月内只能买一个手袋。

不仅如此,很多热门产品经常断货,刷脸留货的时代也终结,货不好买、钱不好赚,很多代购纷纷倒地不起,开始转行。

但此时的钱只是不好赚,并不是赚不到,只要肯下功夫,依然能赚到钱。

2011年,微商大火,代购丛生,行业乱象层出不穷。

逃税漏税、违法走私的不在少数,当时轰动一时的漏税空姐案,频繁从韩国免税店购买化妆品入境不申报,最后以走私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罚款50万元。

还有些淘宝店主也步其后尘,一个名叫游燕的店主,从开店的几年内,从香港买货然后带入境,在国内销售并谋取利润,前前后后偷逃应缴税额300余万元,终审判刑十年,并罚款550万元。

此类事件热度不断攀升,海外代购也不得不面对成本激增等问题,不少海外代购店,也倒在了这个时候。

虽然此时成本增加,但国内整体经济呈稳步上升阶段,需求量提升。

海外市场在扩大,行业格局逐步稳定,但那些人肉代购却是越来越难做了。

2015年开始,不少资本涌入海外代购,阿里巴巴、京东、网易等成立了专门的事业部,开始扩充自己的海外购的业务。

同年,网易考拉、小红书、洋码头等涌入视线,同个体抢生意。

代购变成了不是人人都能做的行业,辛苦积累客户,不分昼夜的工作,饮食无规律,每天都在奔波的大代购们,流水每月也只有几十万。四海为家的代购也终于住在了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和北冰洋。

从2018年开始,渠道越来越多,代购越来越多,奢侈品也没有了原来的神秘感。

同年11月,阿里巴巴在首届进博会上宣布,在未来的五年,阿里大进口将完成2000亿美元的目标,覆盖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重点产业带。

自2019年第二届进博会上,阿里已经完成原计划阶段性目标的百分之123%,而天猫国际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主力。

加速海外品牌入华,对人肉代购本身是一种挤压,随着时间的积累,天猫国际简化流程、提升审核、入驻、备案效率等,甚至还专门成立了语言互通的团队帮助商家中英翻译。

最快不到30天,就能顺利开店,店内还开启了帮扶政策,帮助成交等。

今年2月份,因为疫情的影响,天猫国际出台的帮扶政策,为100多个商家提供了5亿低息贷款、保证物流等支持。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中国消费者在天猫国际上消费购买的商品,增长超52%。

类似跨境电商平台数不胜数,大小公司纷纷入局,个人代购赚的钱,跟工地上搬砖的工人不相上下,只能赚个辛苦钱。

2019年出台的新的电商法,开始对代购行业规范,朋友圈当时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灵魂画手”,出现了不少有趣的画面,用手绘图片的方式,描述代购的产品,用同音异字的名字称呼商品。

求生欲极强背后,是一个快要垮掉的行业。

今年疫情,奢侈品迎来了小幅度的涨价,不少囤货的代购好歹能有点利润,大多数代购甚至无事可做,转去朋友圈卖面膜、瘦身等微商产品。

代购这个副业,就像拖着整个世界追一粒尘埃一样,越来越不好做了。

海南免税店政策放宽,穷途末路中给代购一线生机,出现了很多“另类代购”。

免税店的形式很多,不仅仅是机场附近开店一种形式,但无论哪种,想要进免税店的门槛是一样的,一张国际机票。

因为疫情的关系,国际飞行近乎停摆,对于免税店和航空公司来说,生意无法展开,近乎是灾难,只能想办法自救。

此次政策放宽后,微信中出现了很多类似于拼购的群。群主就像是以往的代购,帮助群员在免税店下单,收取价格不等的好处费,但肯定比日韩代购要便宜的多。

这些群主是怎样做到的呢?

因为疫情的关系,国内几家免税店根本没有生意,不得不考虑走线上渠道。但这个渠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只有少数出过国的人才有资格在线上购买免税店产品。

换言之,这其实是疫情时代的一种代购,而且是省了机票的代购。因为目前免税店的线上管理还是一片空白,所以对于想卖货的商家和想代购的个人来说,都有利可图。

但是好景不长,海南新政出台一周后,就紧急修复了“bug”,重新声明:有牟利为目的为他人购买免税商品或将所购免税品在国内市场再次销售的,购买免税品时提供虚假身份证的,三年内不得享受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并可依照有关规定纳入征信系统,10日起开始执行。

大致意思就是,谁要是敢在海南岛做代购,三年内就别想来买东西了。

不少人表示,海南岛变身成为免税岛,是为了促进居民消费,鼓动经济发展,而不是为了打造代购者的消费天堂。

代购经历了短暂的回光返照,对家却获得了百年难遇的机会。

这次免税政策的开放,对资本和电商来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听闻目前考拉海购已经在着手海南免税店的项目,很多互联网大佬也开始争夺免税牌照的资格。对于电商平台来说,免税店的加入会延续其本身的价格优势,电商完善的体制、设施和运作规则以及基础建设等,可以为免税服务,无疑是双赢的局面。

联手一旦达成,代购就更没有饭碗了。

免税二字意味着低成本。举个例子,一个包的成本价是一万元,税是一万元,免税店的底价就是一万元,但对于普通商家来说,在成本的基础上,还要加上税的份额,就是两万元。在议价方面,免税店具备了绝对的优势。

目前国内具有免税经营的公司只有八家,中免+日上占据了80%+的份额,如今国际刚刚释放了一些免税利好,资本就争相涌入。

免税牌照是稀缺资源,不是想卖就能卖的,免税行业既具备零售属性,还具备旅游属性,供应链和消费人群极为集中,很难实现想做就做。

就算电商再发达、代购再多,对免税店基本都没什么影响。

转战海南不成,个人代购又做不下去,随着跨境电商平台崛起、免税店政策放宽,征战跨境电商平台成为大多代购的终点。

很多人肉代购开始入局本国跨境电商平台,自2018年,跨境电商平台稳定后,海外代购群体中,跨境电商平台占比高达70%。

虽说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可是人肉代购正在被电商平台吞噬,一切回归到曾经帮朋友带个东西,给点好处费的时代。

未来是什么样子,没人知道,但是现在确实也不好过。尤其是那些靠着操守,走在正品一线的人肉代购们。

这群代购,在艰难的2020年,总是忍不住的Gucci,眼泪PradaPrada的dior。

行业大浪淘沙,疫情又改变了整个行业,代购想回到最初火爆的情形难上加难,如今朋友圈代购明显减少,奢侈品代购的需求也降低了很多。

纵观代购行业,其商业本质是一种跑腿服务,技术含量并不高,想要规模化也十分困难,任何一份工作做到后期都是困难的,所以创新才会显得格外重要。

对于代购的未来,很难说出还会有怎样的机会,很多代购也早早转行,从其他方面去接受市场的考验。

代购就像胶卷,在特定的时代人人向往,但在历史的长河中,却永远定格在过去。

个人代购明天会怎样,其实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
见微传媒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