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死于2020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秦安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秦安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阅文与作者之间这场“权利与义务”的争夺战中,诸位网文大神,如作壁上观,不曾公开为行业发声。

江湖老腕儿高晓松说,什么叫腕儿,心中不光有自己,也要有行业和大家。

网文江湖没有腕儿,唐家三少们心中只惦念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盛产侠气、人生逆袭爽感的网文江湖,只是动辄言利,只有市恩贾义的市井之地。

网文死了,它最善表达的扶正除恶思想,被领军人的行为自证虚假。

网文死了,它所传递的小人物逆袭成为人生赢家的精神内核已经枯萎。

网文死了,它的培养机制被资本意志拦腰截断。

网文死了,在泛娱乐化的今天,它对资本而言无关痛痒。

吹响号角

一场“起义”正在酝酿。

成立近20年的讨论网络文学话题的论坛——龙的天空,成为反攻阵地。对阅文合约不满的网文作家们聚集在这里,密谋采取釜底抽薪的方式,向压榨他们的资本方抗议。

阅文集团召开的北京场恳谈会后,作者们对阅文的诚意产生质疑,他们最关心的著作财产权分属,没有新的讨论结果。阅文承诺会继续在公司内部讨论,一个月后会再次给予答复。

在作者眼中,这些说辞只是阅文拖延时间的策略,他们只是想等舆论淡忘,草草收场。

作者们必须快速行动,因为整场“起义”进攻时间的最后期限是6月13日——第三次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意见征求在这天截止。

要摧毁旧有根基,就要剑指网文平台合同条款的合法性来源。《著作权法》成为作者们最想争取的法律支持来源。

粉圈“整齐划一”的操作模式,成为网文作者们的借鉴目标。他们在论坛里频繁发帖,呼吁大家去中国人大网的法律草案征求意见板块留言,提交著作权法的修改意见。

成人,还是成龙?作者们全靠接下来一个月的斗争。

作者们对法案的修改意见主要可以归结为:他们是原著作者,是享有著作权保护的群体,而不是依附于平台的文字工人。

最需要被修改的法条是《著作权法》的第十七条,他们认为这是网文平台可以签署委托创作合同的法律来源。

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

上述法条被作者们定性为必须要修改,否则争取其他权益全是一纸空谈。阅文正是基于此法条,剥夺作者在版权改编过程中的诸多权利。

委托创作协议源自盛大文学同17K竞争的年代。

2006年,17K从当时尚在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挖走大量作者。

作者去初创文学网站,会面临人气以及订阅的损失,网站会提供溢价买断合同,按照双方约定的字数价格将作品买下来,然后再放到平台上销售。网站同新签约作者签署的就是买断性质的委托创作协议。

在当时,委托创作协议更像一种对作者的收入保障。平台不会提出委托创作意见,作者们根据自己的构思自由创作,成品按照字数获得收益。

但随着网文平台的壮大,协议的内核也变了。

现在的委托创作合同中,平台方更强势——他们不需经过作者允许,便可直接成为作品全版权运营的代理人。

网文大神“天蚕土豆”在微博上透露,《斗破苍穹》《武动乾坤》都是委托创作合同,版权收购方同网文平台购买版权。版权后续修改过程中,原著作者很难插手。他们可能会提出修改意见,但已经没有决定权。

网文作者们对此有强烈抵制情绪。他们认为作者的著作权,天然且不可更改,属于原创者个人,不可授权和利用合约的方式进行窃取。

此外,他们还想争取著作权法对原著作者身份的认同。在视频作品的署名中,编剧导演、摄 影、作词、作曲均享有署名权。而原著作者并不是明文规定享有该权益的群体。

在IP改编大潮中,那些不是编剧的原著作者身份尤为尴尬。

他们在寻求法律的力量。最近,“龙的天空”论坛中每天涌现大量帖子,教授作者们去哪里提交修改意见,以及重点修改哪些法律条款。

时间是“起义军们”最看中的因素,他们希望借助“两会”的窗口期,以更快地靠近他们的目标:由政府出面制定标准的格式合同,而非网文平台自己制定。

神的陨落

如果以成功的可能性衡量这场”起义“,它充满迷思。

对于强调天时地利人和的战斗,它占据有利的天时条件,在知乎、微博、B站等多平台发出呼吁,也可算作具有地利因素,但它缺少人和。

“起义军们”没有领袖,没有带领他们向前冲的核心人物。首位以网文作家身份入选政协委员的唐家三少,本期待提供有力支持,但他从未在公开场合站在作者立场为他们发声。

这位政协委员在微博上发表的对阅文事件的看法,可以概括为:在利益面前,权利是可以退让的。

当你们拿到一份全都是霸王条款的合同,你首先要考虑,这合同能够带给你的好处是什么,坏处是什么。有些话,我估计说了又要被带节奏,但我觉得,我要出于本心说几句。不同阶段的作者,真的是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此类站在底层就应该接受剥削,等站在顶峰之际再实施反杀的逻辑,充斥着成王败寇的丛林法则。

该条微博下面,有网文作者们的愤怒留言。

你既然作为第一位网文作家的政协委员,你的高度就决定你的处境。

背叛自身阶级的人最可恨。

你就是典型的自己赚到钱了,就不管其他小作者死活的维利主义者。

这不是放弃的问题,是平台侵犯合法权益。

实现逆袭是机遇、运气、天赋等多重因素纽合在一起绘就的人生轨迹。不是仅凭个体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唐家三少忽视了他的成神之路,除自身因素之外,还有来自整个行业发展红利的堆积。

网文江湖不会有第二位作家的商业价值如唐家三少,他是起点中文网有意识打造出来的明星作者,是被网络文学行业选中的人。

在网文业务发展期间,打造具有商业影响力的明星作家,以此吸引用户付费,吸引更多人加入到网文作家群体,是一种商业策略。2008年,起点的对外宣传中,非常注重宣传网文作家年过百万的收入。

形象气质较好,且表达能力不错的唐家三少,成为这场“造神运动”中的有力人选。外界有关于网络作家的采访需求,起点都会推荐唐家三少。

图:网文界顶流 唐家三少

这位大神身上还有另外一个巨大优点,笔耕不辍,连续96个月日更八千到一万字。在媒体对唐家三少的报道中,勤奋是最常被提及的特征,远超过他关于玄幻世界的想象力。

天赋因人而异,但是勤奋是可以后天补救的。这也是网文平台希望向外界传递的优秀作者所应具有的特质。

同他最常书写的小人物逆袭,继而成为人生赢家的路径一样,唐家三少也实现了逆袭。

起点的“造神运动”为唐家三少带来了巨大回报:年版税收入过亿,五度蝉联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出版过上百本书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等等。

唐家三少笔下的人物,总会获得旷世神器,武功秘籍。这些角色的内心成长是他不曾书写过的。他不曾提及一路被指点历练,闯关升级,少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有什么变化。

他描绘的英雄是“装备型”,依靠武力值,征服世界。

唐家三少也是如此。这位依靠网络文学实现人生逆袭的作家,依靠写作获取了金钱,地位和政治身份。他一件件攒起通向人生赢家之路的装备,但褪去这些装备的武装,他真的是大神吗?

他最著名的小说《斗罗大陆》中书写了一位名叫唐三的少年,以一己之力推翻黑暗势力武魂殿,救出受困的魂师,击退武魂帝国的进攻,解救了天斗帝国千千万万的百姓。

唐三被尊为天子的老师,是整个大陆最尊贵的海神。

然而,唐家三少没有像他笔下描绘的少年那样,拥有解救天下,拯救苍生的意识。在行业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留给新人作者的建议只有忍耐,等待你具有话语权的时刻。

作为行业领军人,唐家三少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没有侠气、甚至都谈不上有公民思维。

他在接受人物采访时提到,

每一个合作方都是我的大哥,我帮他们赚多多的钱,每人分我一小部分。我有很多这样的大哥,我出了问题,他们就会帮我。

当你是一个资源,所有人都和你合作。当你变成一个竞争者,所有人都打压你。南派三叔就是做了这么件傻事。

十足的鸡贼利己主义者腔调。

此刻,数百万网文作者关注的合约争论与他无关,他早已同阅文签署了大神专属的定制合约,他的利益同平台方紧紧捆绑在一起。

心中没有江湖,网文大神也只是人造的称谓。

松散集结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充满少年血性的故事,年复一年地出现在充斥仙侠、奇幻元素的网文世界。主宰角色命运的网文作者是这个世界的“造神者”,他们为主角规划一条条打怪升级的逆袭之路。

但在现实世界,他们却是无法同阅文抗衡的“小人物”。真实世界中没有天降神器,没有高人投缘指点,没有师傅传授毕生所学。

他们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世界。

群龙无首,网络上匆忙集结的“起义”势力,匆忙到他们甚至没有统一的核心诉求,类似“有田同耕、有衣同穿”的旧式农民起义的完整主张,他们都不具备。

网文作者们的维权诉求一再更改,从修改著作权法到控诉腾讯垄断,再到透明化作者收入以及抵制免费收入。

他们在网络聚集,准备应战,想要以整齐划一的动作,攻向敌人,却因无法在内部调和不同利益的需求,松散集结在一起。

存在不同的利益主张,因为作者们身处不同的行业地位。

大神作者有议价权,他们同平台签署大神专属合约,受到波及极小。

腰部网文作者收入主要来自于付费阅读,版权收入对他们而言,尚属遥远,付费业务是关注核心,他们对免费阅读极为抵触。

新人作者或者粉丝少的作者,则对免费业务更感兴趣,对他们而言,广告变现是不错的收入方式,他们只是在意广告分成的透明程度。

对于参与“起义”的作者而言,他们只有面对核心敌人——阅文的愤怒。

即便盲目,也要行动,只因他们认为已经无路可退。过去几年,网文平台的签约规则一再变化,他们不希望在框架合约的模糊界定中继续写下去。

微博名为“死翼耐萨里奥”的网文作者,细数九年来签署合约的著作权授权期限的变化。

2011年4月,他第一次跟纵横中文网签署协议,合同有效期自签署之日起至签约作品全部完成后五年止。但附属协议显示的签约时间为七年。

此后签约创世中文网,授权期限变成签约作品完成后二十年止。创世收购起点中文网后,他又转去起点写书,当时签署的著作权授权期限已经同现在的合约条款一样,从签署之日起至协议作品著作财产权保护期满之日止。

也就是现在颇具争议的“作者死后五十年”,这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最长期限,超过该时间,版权将不受法律保护。

如果追溯改变时间可以发现,2014年末腾讯收购盛大文学,两者的文学业务合并为今天的阅文集团,一家独大占据网文江湖半壁江山后,阅文旗下文学网站签署合同硬气不少。

各文学网站也连带着硬气起来,现在去知名文学网站签作者合同,对授权期限的规定几乎都是作者死后50年。

同网文网站解约也有坑。“死翼耐萨里奥”在2018年同纵横小说网解约后,版权并没有立即收回到手中,因为解约协议中有一项条款,甲方同意下架时间不视为乙方对授权作品的侵权使用。简言之,网文平台有权决定何时下架作者的书籍。

平台强横至此,却没有有影响力的行业领军人站出来提出质疑。

网文作家“画骨师”接受“略大参考”采访时说,她愿意出来发声,只因为前几代从行业风口实现了自我价值的作者,他们没有在每一次条件苛刻时站出来反抗,导致如今这一代从业者如此艰难。

“如果我们也是赚到了钱就不吱声,那以后新入行的后辈怎么办?”

作者们一直所期待的“神”,那些在网文市场中实现了个体人生价值和财富价值的大神们,躲在了财富的庇荫之下,没人愿意站出来,为整个群体的利益奔走呼喊。

如此看来,或许是网文死了,它所传递的平凡人同不公世道抗争的精神内核,已经破碎、凋零。

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反抗精神,只是中二少年痴人说梦的呓语。网文大神们把它写出来,只是为了给心怀热血的少年创造幻觉,他们自己是不信的。

现实世界没有幸运的屠龙少年,只有龟缩不前的“人造神”。

网文已死

网文平台站在付费还是免费的十字路口,这个抉择关乎网文江湖未来的发展方向。

付费模式是吴文辉对网络文学行业最大的贡献。2002年,起点中文网决定付费业务是未来的商业模式,次年推出按章节收费的业务、当时按千字两分钱定价,每个章节算下来约合1毛钱。

吴文辉放弃广告变现作为主要业务模式而拥抱付费阅读,一方面在于他认为广告变现存在不稳定性,另一方面在于吴文辉想要能够稳定更新的网文作家,付费阅读对网文作家是很好的创作激励机制。

付费阅读支撑了起点中文网的发展,也是网络文学平台长久以来的核心业务模式,一批网文平台和网文作家以此为生。

这些写作者通过几年的持续更新,成为大神级作家,比如唐家三少,这位被新世相创始人张伟形容为“不曾对写作本身有所增益,但将写作的功利价值发挥到极致的人。”年度过亿的版税收入是他成功的例证。

阅文集团有810万网文作者,其中大部分都想通过付费收入证明自身价值。

“画骨师”认为付费业务是网络文学的发展基石,因为付费是一个筛选机制,意味着读者和大众对作者作品是否认可。没有人会去为自己讨厌的东西花钱。

这也是网文作家商业价值的直观体现。现在,可以衡量网文作家商业价值的基石即将被摧毁。

阅文给出的方案是付费业务和免费业务并行,作者可以自行选择。但只要免费业务存在,还有多少人愿意付费?

读者在网文江湖中寻找的,是现实世界中十分稀少的爽感,小人物逆袭终成英雄并抱得美人归的完美结局。

这样的故事只需要按照固有套路,批量生产,便可以吸引读者。作为写作者的创意劳动,价值体现在哪里?看起来,平台只需要按部就班的码字民工。

免费是互联网送给用户最大的幻觉。

免费阅读模式兴起,越来越多的“廉价幻觉”出现在市场上,抢占用户的时间。这是免费阅读平台所需要的,他们需要作者们每日更新“爽感”,以此长期吸引用户来浏览广告。

与此同时,有价值信息的生存空间不断被蚕食,长此以往,价值创造者们将失去他们的成长源泉,网文行业也将变成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

网文已死,它曾经赖以发展的造血机制,将被免费业务消耗殆尽。

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猫腻等网络文学打造出来的“初代神”,很可能也是网文江湖最后的神。

诸神黄昏,长夜将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秦安娜

本文由 新锐TMT自媒体博客平台 作者:
于斌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锐TMT自媒体博客平台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